首頁>文藝>攝影>熱點推薦

理論評論應成為攝影家的“第三只眼”

時間:2020年08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趙鳳蘭
0

理論評論應成為攝影家的“第三只眼”

——“形而下”之“器”離不開“形而上”之“道”

  隨著文藝創作的繁榮,文學、影視界的理論評論非?;钴S。舉例為證,去年茅盾文學獎評獎結果甫一出爐,各種學院派評論、媒體評論、網絡評論便緊隨其后、紛至沓來,充分凸顯了創作與實踐交融互滲、相伴相生,作家與評論家平等對話、開放包容的媒介生態和理論體系。相形之下,作為視覺文化載體的攝影評論與創作的緊密度則顯得滯后甚至失語。長期以來,攝影界一直存在重技法輕理論、理論評論與實踐脫節的現象。這其中有攝影師自身的惰性和排斥理論學習的原因;也有理論評論自身不成熟、創造性思維缺乏、高質量批評失位等原因。在當前這個視覺文化突出的時代,影像已參與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成為人們表達自我、認知世界的重要載體。因此,提升攝影理論和創作的黏性和交互性,增強理論評論在實踐中的戰斗力、說服力和引導力迫在眉睫。

  攝影家要提升對理論評論的關注度

  要增強攝影理論的戰斗力、說服力,首先需要攝影人加強對理論評論的重視。當前,許多攝影師都在憑直覺和感性創作,往往只創作卻不思考、不反思,把許多時間和精力都花在研究快門、光影、影調上,卻不愿意沉下心來閱讀理性的文字。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喜歡看電影,卻不愿讀書;寧愿忍受身體上的苦,也不肯接受精神上的苦;愿意扛著相機起早貪黑,滿世界爬高走低,也不愿束縛在椅子上與孤寂的書本發生關系。固然,對于沒有養成閱讀習慣的攝影人來說,閱讀理論文字是辛苦、費力甚至乏味的,很難把一個喜歡視覺感受的人培養成喜歡閱讀的人。因為人是視覺動物,更愿意通過視覺這種輕便好省的方式進行交流、學習;加之攝影是一門實操性很強的直觀藝術,需要較強的現場駕馭力和技術操控力。但即便如此,攝影也不能僅僅只是跟著感覺走,靠運氣支撐。不管是哪一類藝術,要想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繼而在人們的心靈上起作用,單憑攝影人的一腔孤勇、無意識的本能沖動和不假思索的直感是不夠的,還需加強經驗的積累、文化的沉淀和理論素養的支撐。

  事實證明,不管是好的藝術創作還是理論評論寫作,都是感性審視和理性流溢交織的產物。黑格爾曾說:“美是理性的感性顯現” ,強調的正是直覺與感知、體驗與想象、理解與創造的關系。對于攝影創作而言,藝術家的思想性、創造性決定了大師與工匠的差別。優秀的藝術家往往既有蕓蕓眾生的眼光,又有造物主的眼光,他們比普通人更能洞悉事物表象、感知生活真理,能從紛雜的現實中敏銳發現那些具有個性又帶有普遍規律性的問題,并對之進行更為集中、典型的藝術概括和提煉,通過感性直觀的畫面來喚醒人們對客觀世界的理性認知。而一些缺失文化理論積淀的攝影人更容易行動盲從,流于炫技,看問題只有感覺、感受,沒有思想深度,常常記錄的是日常生活中既無思想意義又無審美價值的瑣碎瞬間,在創作中抓不住重點,不能反映事物的本質,體現作品的時代精神和內涵。試想,一個攝影人若始終匍匐在生活的腳下,泯然于眾人之中,不能能動地發現并表現生活,那怎么能成為藝術家,并創造出“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藝術作品呢?為此,加強理論學習是對攝影創作循序漸進、深度吸收、消化和梳理的過程,也是為了更好地將“胸中之竹”轉化為“手中之竹”的過程。攝影人只有廣聞博識,對攝影史、攝影文化有系統的認識,才能明白自己的創作處于哪個坐標點,更好地汲取前人的智慧,將他人的經驗化為自己成長的參照,并在縱向承襲和橫向借鑒中將自己置于超越的起點上。

  要從攝影文化層面進行理論評論

  攝影是整個中國文化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理應從人文立場和視覺文化的角度對攝影予以關注和論述。當前,攝影理論評論文章和書籍大都停留在對“技”和“藝”的追逐上,缺乏對“論”和“道”的系統認識研究。如今,圖書館的書架上陳列的大多都是“攝影構圖學”“光影技巧解密”“數碼紀實實操技法寶典”“獲獎照片是怎樣煉成的”等一系列實操類書籍,少有站在中國攝影文化和人文高度對攝影藝術進行研究剖析、賞析評介的理論評論文章,而具有史論價值且帶有文化批判性的文字就更少,這直接導致當今攝影作品文化內涵和人文精神的缺失?!靶味隆敝捌鳌彪x不開“形而上”之“道” 。攝影和文學、戲劇、影視、音樂等藝術門類一樣,都是人類思想文化和心靈活動在藝術上的反映和投射,所不同的是,攝影是以圖像的形態認知和把握世界。作為中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視覺文化中包含著豐富的歷史學、社會學、圖像學、敘事學等人文訊息,是人類獲取知識、保存歷史信息和社會記憶的重要來源。因此,我們對攝影的評論不應止于技巧和形式等自律性因素,還要把作品置于時代和人文精神的高度,從攝影史及整個社會文化的大環境中考量,去探討影像背后的時代性、文化滲透性及社會性等他律性因素對創作的影響,梳理攝影藝術與當代藝術的關聯及在時代發展變革中的本位優勢和藝道之理,以及在哲學、美學、藝術學中的跨文化屬性和在社會歷史中承擔的視覺文化作用。

  此外,好的攝影評論家也應該是文化學者和社會評論家。歷史地看,大多有影響的理論評論都來自文化和哲學領域的學者,如羅蘭·巴特、沃爾特·本雅明、蘇珊·桑塔格、圖盧茲、德里達等;一些經典理論著作如《論攝影》 《觀看之道》《理解一張照片》 《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作品》等,也是從大文化的角度對圖像文化的社會學梳理和跨文化概括。社會在發展,攝影在前進,舊的理論難以引領新的攝影實踐。在當代攝影人文理論和影像文化內涵缺失的當下,時代呼喚更多視覺評論家和人文學者參與其中,用與時俱進的當代視覺文化理論來推動攝影藝術的發展并構建影像文化的傳播。

  要加強攝影理論評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要使理論評論切實發揮其戰斗力、說服力和引導力,使之在文藝批評活動和藝術實踐中產生實際的效果,還要增強攝影理論評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有效的攝影批評不是隔靴搔癢、紙上談兵、泛泛而論,而是要對藝術家的作品進行感同身受的沉浸式觀察和體驗式研究,以進步的美學觀點和較高的理解力對藝術作品做出準確分析和深層透視,闡明其中隱含的藝術旨意和審美訊息,揭示藝術家自身尚未意識到的未盡之處和影像藝術的潛在價值,從而引領大眾的視覺文化品位并催促創作走向成熟。這種沉浸體驗式研究的根本,是評論家要進入文本與創作者發生關系,同時又能帶有一定距離地跳脫開文本,以客觀審慎的態度游刃于創作內外,對作品進行富于洞見的審美觀照和理性發現。

  當前,理論評論之所以與創作產生疏離和隔膜,原因就是缺少對作品的準確把握和深層體驗,導致評論出現懸浮性和滯后性。我們倡導理論評論要站在時代高度,把握文化大勢和藝術流向,但并不意味著脫離生活,懸浮于創作實踐之上。評論家對待藝術,既要有宏闊的藝術視野,也要有微觀的藝術經驗。視覺評論不是什么玄學,也并非越高深越好。如今,就連哲學也開始從純概念、純認知的抽象王國里走出來,擺脫形而上學的玄虛座位,與詩、文學和人生相結合,尋求真正貼近于人、貼近于生活的富有激情的東西。何況原本脫胎于社會生活,同人生和現實緊密相連的攝影評論呢?理論評論不是從書本到書本,引經據典的生吞活剝,而是對攝影實踐富于煙火氣的鮮活總結。那些漠視創作文本、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理論拼貼,以及學術詞匯堆砌、艱澀難懂的冗長表達,只不過是教條的本本主義和“刻舟求劍”的僵死理論,不能對創作起到實質性的指導。真正有效的理論評論是評論家結合自身豐富的藝術認知和生命體驗,將自己的靈魂融入研究對象,與創作者進行生動而深入的精神交流,繼而做出令人信服的解讀和闡釋。即便評論家平素不拿相機,也要盡可能在心里拍片,做到靈魂在場。此外,有效的理論評論還要避免滯后性。藝術的美是不斷流動、演進的。評論家不能對新涌現出來的攝影形態一棍子打死,用陳舊滯后的理論規約創作,把一種審美標準當成既定的范式讓創作者去遵循。而是要有開闊的襟懷和高于眾人的鑒賞能力及分析批判能力,以進步的思潮和新穎的姿態介入視覺藝術前沿,隨時注意對新的審美信息的發現和捕捉,同時鼓勵攝影人突破老套路、老手法的影像探索,創造專屬于自己的個性化表達和風格,切實發揮理論評論作為“第三只眼”的審美視角和獨特創造。

(編輯:李想)
會員服務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 黑龙江22选5走势 大发快三官网app 彩无敌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股市主力分析 幸运飞艇的漏洞在哪里 互联网理财平台安全性排名2019 浙江20选5中3个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 内蒙古11选五中奖规律 山东群英会复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