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談兒童舞蹈創作中的三種回歸

時間:2020年08月2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朱東黎
0
不要讓孩子在舞蹈中“被長大”“被成熟”
——談兒童舞蹈創作中的三種回歸
  由國內知名青少年活動品牌“魅力校園”主辦的“舞動未來——首屆全國少兒舞蹈網絡評選活動” ,正在如火如荼開展中,幾千件少兒舞蹈作品爭奇斗艷、精彩紛呈。我作為一線少兒舞蹈編導,同時也是此次活動的評審,感慨良多!作為一名少兒舞蹈工作者,我始終認為:少兒舞蹈也許不是許多人眼中展現高超舞蹈技巧的“奢侈品” ,只要努力在創作中實現回歸兒童實際、回歸兒童生活、回歸兒童心靈,一樣可以成為凝聚真善美的舞蹈藝術“精品” 。

兒童舞蹈《流動娃》劇照 

  一、回歸兒童實際——回歸童真 

  再現童真,即再現兒童的天真無邪和稚氣可愛?;貧w兒童實際,一方面,編導要考慮到兒童的實際年齡和身心發展情況,不能提出超過其年齡一般發展水平的要求。另一方面,要盡量再現孩子身上那種稚氣未脫的可愛的“孩子氣” ,那種與成年人迥然不同的“孩子味兒” 。

  兒童因其天真的本性,說話和做事毫無顧忌,不會做作與掩飾,如豐子愷先生所說“哭的時候用全力去哭,笑的時候用全力去笑,一切游戲都用全力去干” ,喜怒哀樂來而無影、去而無蹤,隨性又率真。在《子愷畫集》序言《給我的孩子們》中他曾說:“我的孩子們!我憧憬于你們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我想委曲地說出來,使你們自己曉得??上У侥銈兌梦业脑挼囊馑嫉臅r候,你們將不復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 ”他言語中對孩童狀態的強烈的贊美與向往,應該對兒童舞蹈乃至兒童藝術創作有極大的啟發,即孩子的童真是多么珍貴和易逝,留住孩子的童真多么至關重要。

  而反觀當下我國兒童舞蹈作品,創作中大量存在著成人化、小眾化、專業化問題,其中兒童舞蹈成人化的問題尤為嚴重。兒童舞蹈本應專屬于兒童,本應反映兒童在現實生活中的內心情感,這似乎是一個盡人皆知的常識。近些年雖然經過以曹爾瑞為代表的幾代兒童舞蹈編導的不懈努力,創作了許多精品力作,但我們依然會看到,兒童舞蹈堂而皇之的成人化!孩子們常?!氨婚L大” “被成熟” !他們常常被打扮成了“小大人” ,穿著縮小版的成人服裝,套用著成人的動作語匯,甚至展示著成人的技巧。更有甚者,在舞蹈中讓小孩把衣服暴露到極致,追求所謂的性感……我們不惜用“金色童年”“美麗童年”“可愛懵懂”“七色光”等世間最美好的詞句來贊美童年,為什么還在我們的兒童舞蹈作品中把成年人世界里的“高跟鞋” “煙熏妝” “艷口紅”“假睫毛”“紫眼皮”“高富帥”“白富美”“露臍裝”等,做作地強加在幼小純凈的孩子身上呢?

  除此之外,許多兒童舞蹈的創作和教學往往也摻雜著太多成年人的情感、成年人的味兒。例如不是按照成人專業舞蹈的標準一味地追求某種技術,就是動作自始至終和孩子沒有什么關系。成人化的創作模式屢見不鮮,成人化的教育理念無孔不入,成人化的教學方式比比皆是,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動作組合隨處可見,甚至有的老師自己喜歡某個成人舞蹈,就想方設法地移植、縮小到孩子身上,完全無視兒童的生理和心理特點。

  在我編導的兒童舞蹈《小小冠軍夢》中,有這樣一個動作,五歲的牛?!班病钡囊宦曁奖人髱讉€月的峰峰面前,“哈! ”伴著一聲大吼,他迅速擺出拳擊造型,準備挑戰。他倆在做這個動作時需要努起小嘴、四目圓睜,顯示出一副互不示弱的勁頭。排練時,他倆一努嘴對視就忍不住咧嘴笑,老師就責怪他倆,讓他們控制住。后來到了全國第七屆舞蹈大賽少兒專場直播現場,兩個小家伙竟然控制住了自己——沒有笑!后來我在講學的過程中播放《小小冠軍夢》比賽視頻,再次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中頓生感慨:其實他們倆忍不住這樣咧嘴笑一下,可能更符合孩子的心理,更富于童真、更加自然。其時看見他們排練時忍不住笑,我曾試著拉開架勢和峰峰努嘴對視,當時也被他憨態可掬的模樣給逗得“撲哧”笑出聲來。我們當時不允許他倆笑,其實還是把成人的觀點強加給孩子了。

  兒童舞蹈《流動娃》中最后有一個環節是,一個廣州的孩子抱著一大摞新書包送給流動娃。因為他個頭最小,書包又摞得很高,在央視《我要上春晚》爭霸賽的演出現場,有兩個書包意外地掉到了非預定的地方,當時非常有可能會因“小意外”而產生“大失誤” 。幸虧文文小朋友機智地把書包撿起來,自己拿一個,并且非常自然地把另一個書包遞給了另外一個小朋友,保證了《流動娃》順利演出并晉級央視《我要上春晚》總決賽。我當時就肯定和稱贊了他的臨場反應。事情過后我對自己的創作進行了反思:演出時書包又多摞得又高,孩子個頭小胳膊短,抱不住就自然往下掉,這對孩子來說是很正常的現象。在后來參加總決賽時,我干脆把此環節改成了抱書包的孩子一邊走書包一邊往下掉。雖然只是創作中一個小小細節,但是這個動作改動以后,就反而更生動鮮活、更貼近了兒童實際。

  二、回歸兒童生活——品味童趣 

  品味童趣,即品味兒童獨有的情調趣味?;貧w兒童生活,即編導要深入到兒童的生活中,并從中挖掘生動的素材。兒童生活是兒童舞蹈創作的根基。雖然許多人都明白“藝術來源于生活”這個道理,可是在兒童創作實踐中,卻并非人人都能夠做到“從兒童生活中來,到兒童生活中去” ,更談不上創作出“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回歸生活”的舞蹈作品了。那種從動作到動作,從技巧到技巧,與兒童生活和兒童的心靈世界沒有任何聯系的舞蹈還是比比皆是。

  我創作的兒童舞蹈《我的小竹林》表現的是一個水鄉小姑娘置身于蒼翠欲滴的小竹林(擬人化)中,人和“小竹林” (小朋友扮演)和諧共生的美好故事。舞蹈中有這樣一個情節:黎明時分,潺潺的流水聲陪伴著竹林中熟睡的小姑娘,遠處傳來的歌聲把小姑娘喚醒,她伸伸懶腰,跑到沉靜的小竹子跟前,“掐”了一片竹葉,用力一吹,悠揚美好的葉哨聲劃破夜空,“小竹林”的“小竹子”瞬間被喚醒,跟著小姑娘的葉哨聲舞動了起來……其中吹葉哨這個設計源自于2002年我帶大學生攜我的作品《龍舟鼓》到云南昆明參加首屆“中國舞蹈節”的經歷。那一次,我親眼看到當地少數民族青年能用樹葉吹出各種動聽的旋律,當時驚喜交加地把這件事記錄下來。五年后我把它用到了創作中使創作平添了幾分童趣。這也讓我再次深深感受到細心觀察、體會生活、向生活學習對于藝術創作的重要性。

  在創作《流動娃》 “車廂中的聯歡會”中的“川劇變臉”這個部分時,我起初走進了一個誤區,想用真正的“川劇變臉” ,甚至花錢去學藝。多次嘗試失敗,痛苦萬分!有一天,發現一群小孩正圍著一個路邊小攤兒戴著戲曲面具玩兒,就當即讓孩子試驗同時戴兩個面具,拿下來一個以后,還能不能保留一個,產生近似于“變臉”的效果。試驗多次以后,終于成功!我立刻決定用面具玩具來替代“川劇變臉” 。面具玩具的使用,看似是簡單的變換,其實是一種觀念的改變。這種改變在我身上經歷了多次艱難的嘗試,最后終于找到了最簡單、最貼近孩子的表達方式。

  在不同的創作實踐中,每每都讓我體驗到,善于觀察兒童、研究兒童,從兒童的視角看問題,反映兒童的生活世界,才更可能創作出充滿童趣的舞蹈作品,也才能更打動孩子,讓孩子樂意學、喜歡跳。

  三、回歸兒童心靈——感悟童心 

  感悟童心,即感悟兒童天真純潔的赤誠之心?;貧w兒童心靈,指的是編導要以一顆本真之心、赤誠之心與孩子自然互動,理解童心、感悟童心,創作能走進他們心靈深處的舞蹈作品。

  兒童的心靈如水晶般晶瑩剔透,又如一汪清泉,清澈見底。兒童的內心世界是五彩斑斕、陽光燦爛、充滿想象力而又富于人情味的世界?!伴T口有個雪娃娃,張著嘴巴不說話,我拿蘋果去喂他,叫他不要想媽媽。 ”董恒波創作的兒歌《雪娃娃》,如果按明代李贄的說法,那就是“人之初的孩子,心之初的童心” 。李贄的《童心說》中有云“夫童心者,真心也。若以童心為不可,是以真心為不可也……”指的童心是人的真心,即人之初那顆純凈、真誠的本心。如果一個人失掉童心,就是失掉真心;倘若失去真心,也就失去了做一個真人的資格。在我看來,它對舞蹈創作,尤其是兒童舞蹈創作,也有其深刻的借鑒意義。

  文藝作品呼喚童心。對于成人而言,與兒童相處的過程是喚醒成人塵封的童心的過程。而真誠是成人與孩子打交道時暢通無阻的通行證,也是藝術創作的基本要求。好作品從心與心的溝通、情與情的交融開始。因此,兒童舞蹈編導一定要從心底愛孩子,讀懂孩子的心,并有意識地向孩子學習,這樣才能編出貼近兒童心靈的作品。在舞蹈創編過程中,我始終尊重孩子,像朋友一樣對待孩子,每次創作都能與孩子們成為好朋友。在這種融洽的氛圍里,我很容易跟孩子們找到共同的興奮點,一起體驗著舞蹈創作所帶來的快樂。從孩子自發的、自然的、原始的、不加任何修飾的快樂玩耍中,提煉創作出受孩子喜愛的舞蹈語匯,就不是難事了。更重要的是,教師對孩子的愛發自內心,孩子對舞蹈的愛就會發自內心。

  回歸兒童實際,回歸兒童生活,回歸兒童心靈,用兒童的眼睛看世界,才能創作出兒童從中能看見自己、成人從中能回歸孩童的作品,讓創作的人文價值追求潤物無聲,化入充滿“童真、童趣、童心”的創作之中。

  (作者朱東黎系電子科技大學中山學院教授、藝術中心主任,中山市文聯副主席,中山市舞協主席;徐紅媛系中山市中等專業學校講師)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 000977股票 2018炒股巨亏我快疯了 广西快3开结果 时时彩数据分析软件 江西体彩多乐彩时号码图 广东快乐十分公式 河北20选5开奖号 股票推荐 手机号 股票如何看涨跌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