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疫情下的艱難逆行者——護士

時間:2020年02月1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鄭雷剛
0

  幾天前《新聞1+1》公布了一組數據:截至2月9日24時,全國共有19800名左右的醫護人員馳援武漢,其中護士約14000名。而我所在的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C6東區由中日友好醫院國家救援醫療隊負責,其中護士80名。

  14000,這一數字的確醒目,護士這一身份也得到了舉國關注,但我們背后到底面臨著什么樣的挑戰呢?

  我所在的病區是由普通病房改造成的重癥病房,共56張床。目前收治患者50人,有氣管插管的患者,有無創呼吸機輔助呼吸的患者,有經鼻高流量吸氧的患者,有合并老年癡呆的患者,有合并偏癱的患者,有合并多個并發癥的患者……身在污染區,為了避免患者交叉感染,能下地活動的患者也不允許走出病房,這意味護士要擔任多重角色,既要成為患者的生活助手,也要安撫患者的情緒,還要負責患者的疾病治療。

  如果沒有厚重的防護服、嚴密的口罩、雙層的無菌手套、影響視線的護目鏡,一切工作很自然很流暢。但高規格的防護保障了安全,也影響了我們的日常工作。

  考慮到防護面罩有效期為4小時,我們每組在污染區持續工作時間也是4小時。4小時看似很短,但為了保證患者和自身安全,每個人每時每刻都保持高度警惕,不敢疏忽。高度緊張的情緒加上嚴密緊實的防護,有時會出現憋氣頭暈的狀況。如果在凌晨1點到5點這段時間工作,生物鐘的紊亂會讓這種狀態雪上加霜。只要能堅持,沒有人愿意中途返回清潔區休息緩和。如果中途返回,我們要穿過7道門才能到達清潔區。有時為了節省防護服,每組進入污染區的護士還負責補充緩沖區和污染區的物品,小到隨手拿的口罩,大到幾十斤的氧氣罐。

  進入污染區,不到半小時,身體開始出汗,不一會兒護目鏡開始產生霧氣,逐漸積聚成水滴,嚴重時,水滴掛滿護目鏡,視物不清。為了核對治療單,為了看清監護儀的數值,為了看清呼吸機的波形,我們需要調整角度,有時微微仰頭,有時微微低頭,有時斜視前方,只為找到看清前方的空間,但又怕護目鏡移位出現暴露。有時因為口罩佩戴過緊,工作中會出現鼻梁不適感,我們不敢調整口罩位置,怕出現漏氣,只能忍著。有時因為手套位置不好,工作中出現手指麻木也不敢調整,只能忍著。有太多太多不為人知的“忍著”,但在那樣的環境,在那樣的狀態,在那樣的氛圍,我們只能前進。

  曾經不以為意的動作,在一身防護的束縛下,在身邊病毒的侵襲下,也變得那么艱難。我們不再能隨意掰開藥品蓋,不再能自由扯開膠布紙,不再能快速系上止血帶。一切的動作變得緩慢,為了不影響工作節奏,為了不給下一個班次留活兒,每組人都勠力同心,保證工作的順利。

  順利交完班,穿過7道門,返回清潔區,是我們精神上最放松的狀態,也是生理上最舒服的狀態。因為潮濕的防護服終于可以不再黏著皮膚,終于可以適當的大口喘氣。但為了把防控做到極致,簡單放松自己后,我們還得用75%酒精擦拭面部。有時酒精入眼,我們會滿含“熱淚”,嗆鼻干嘔,但沒有人不會不做。面對疫情,我們每天都會經歷同樣的畫面,我們有更多難以訴說的挑戰,而我們也只是馳援武漢的14000名護士的縮影。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護士貢獻了巨大的戰力,同時他們也是與“瘟神”最接近的那群人,幾乎是用血肉之軀與病魔搏斗。但我們容不得有抱怨,我們既然主動深入疫情腹地,主動承載國家和醫院的使命,就要守護好陣地,爭取讓武漢早日戰勝疫情。所謂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中國勝!

  (作者系中日友好醫院護師、中日友好醫院國家援鄂醫療隊成員, 2020年2月7日馳援武漢,工作于同濟醫院重癥病房) 

(編輯:王垚)
會員服務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