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2019年中國電視?。含F實主義創作精品迭出,守正創新多題材開花

時間:2019年12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戴清 張鈺錚
0

 

電視劇《外交風云》劇照

  2019年恰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現實主義電視劇創作占比呈壓倒優勢,在內容、精神內涵和影像風格上不斷突破出新。尤其是8月25日國家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優秀電視劇百日展播”啟動后, 《外交風云》 《在遠方》 《小歡喜》 《老酒館》等一批底蘊深厚、制作精良的劇集亮相熒屏。

  宏大革命敘事致敬歷史與英雄

  為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今年涌現出一批展現革命歷史風云的優秀劇集。 《偉大的轉折》以紅軍長征為故事背景,用獨具魅力的影像語言真實地重現了強渡烏江與四渡赤水的驚心動魄,著力還原了黎平會議、遵義會議、茍壩會議等一系列關鍵性歷史事件,帶有一種波瀾壯闊的史詩氣魄。 《共產黨人劉少奇》 《上將洪學智》 《永遠的戰友》以革命先輩為主要表現對象、生動地展現了領袖人物的精神信仰與心路歷程,令人印象深刻。 《外交風云》濃墨重彩地展現了新中國成立前后長達30年的外交史,填補了此類題材空白。作品用大量豐富的細節鋪陳劇情、塑造人物,用外交大事臺前幕后的斗智斗勇吸引觀眾,以真摯動人的情感觸發人心,將史、思、詩品格融于一體,是重大題材創作中的精品佳作。其他如《特赦1959》深厚豐富、 《諜戰深海之驚蟄》奇詭緊迫、 《河山》厚重壯烈,都以不同的雜糅元素與特色為電視劇的類型化書寫開拓了新視角與新風格。

  今年諜戰劇的類型融合趨勢最為明顯, 《光榮時代》聚焦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批人民公安,他們在破案的同時,還擔負著挖出潛伏敵特的重任,是“戰爭+刑偵+諜戰”的多重組合,鄭朝陽、白玲、郝平川的三人組合,鄭朝陽、鄭朝山的兄弟對峙十分精彩,也贏得了較高的收視率。 《歸鴻》改編自真實歷史事件,將敘事焦點轉向少有人涉及的航空諜戰題材,情節緊張跌宕,人物身份難辨,對白別有深意,也是年末的熒屏亮點。

  中產階層家庭情感敘事直擊人心

  中產階層生活是2019年電視熒屏上都市情感劇的主要表現內容,從直擊原生家庭痛點的《都挺好》到聚焦“留學”“高考”等教育話題的《小歡喜》 《少年派》 《帶著爸爸去留學》 ,為觀眾展現了一幅幅“上有老下有小”的都市人生圖景,探尋并揭示了當代人的家庭情感關系與深層的社會文化肌理。 《都挺好》講述了蘇明玉經過職場歷練、家庭紛擾與情感撫慰逐步擺脫原生家庭的影響,解開心結、自我療傷,與親人和解的人生歷程。劇中通過職場與家庭的雙線索敘事,更加扎實立體地塑造了女主人公的職場精英女性形象。劇中“毛病老人”蘇大強以“審父”母題的當代變體形象出現而走紅網絡,也折射了當下老齡化問題逐漸凸顯、代際矛盾加深的社會現象。

  《小歡喜》 《少年派》 《帶著爸爸去留學》將目光放在了青少年成長、教育焦慮、親子關系等一系列社會熱點問題上,“孩子如何成長”和“父母如何教育并一起成長”是敘事核心。 《少年派》中林妙妙一度熱衷直播,好學生英子卻被強勢母親控制得了抑郁癥,是當下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問題的縮影。劇終,以方圓、林大為和宋倩為代表的家長們感嘆的并不是自己的付出、養兒不易,而是感謝孩子的信任、感恩生活,讓自己陪伴孩子成長與自我成長,由此完成了關于教育中“幼者本位”的文化立場與教育理念的反思。其他如《逆流而上的你》 《我們都要好好的》 《山月不知心底事》等劇集中同樣涉及異國戀、閃婚、婆媳矛盾等社會熱點,但某些作品因過度追求戲劇性而使社會問題的表現流于表面,也是現實主義創作原則未能貫穿始終的具體反映。

  年底開播的《熱愛》是冬日里的一出溫馨喜劇,講述了哲學系高材生尚晉在幸福里小區調解各家家長里短的故事。理智與邏輯是尚晉解決問題的信條,看似有些呆板直愣,卻寄托了創作者對于生活和愛的深層理解:不是所有問題都可以用愛去解決,但愛是維系人類生存發展的必需品。劇中充滿煙火氣的一眾群像人物雖然在紛紛擾擾的瑣碎小事上不乏斤斤計較,卻又是用最熱鬧活潑的方式表達了對生命、生活的無盡熱愛。

  行業劇獻禮新中國建設征程

  行業發展尤其是新興產業的變遷最能反映新中國的建設成就,今年展現各行各業輝煌成就的劇集十分亮眼。其中包括書寫快遞人創業史和心靈史的《在遠方》 、聚焦中國電力機車研發試制歷程的《奔騰年代》 、以年輕科研人員為主視點的“兩彈一星”題材的《激情的歲月》 。這些作品著力表現行業故事,將個人命運與時代社會的發展有機結合,展現了一幅幅新中國動人的建設圖景。創作者獨具藝術慧眼,選取了具有代表性的領先行業和高新科技產業,題材優勢與特色、堅實的生活基礎讓這些“建設者之歌”深情雋永,堅韌執著的拼搏精神、濃厚赤誠的家國情懷奠定了這些現實主義創作深厚的精神氣質與思想意蘊。

  行業劇的成功既需要扎實的事理邏輯,更需要表現人物個性、把握人物的心理情感邏輯,進一步揭示人物的精神世界、開掘人性深度。 《在遠方》在這方面獨樹一幟,塑造出多個立體飽滿的人物形象,體現了編劇發現生活、沉淀提煉的藝術功力。姚遠熱情樸實,也不乏市井的油嘴滑舌,更因為太重情義而使企業管理過多依賴人情而無法走向制度約束;路曉鷗冰雪聰明,有著極強的覺察力,為愛情、為理想都有一股奮不顧身的執著和勇氣。 《激情的歲月》中的科學家王懷民執拗、迂腐,又真誠可愛,科研興國的偉大理想、已故妻子的殷殷囑托為他的行為提供了堅實的理由和動力基礎。留美歸來的鐘心、外剛內柔的陶志綱等形象也都令人難忘,他們身上映照的正是那個年代青年人的熱血理想與真摯信仰。

  在電視熒屏上行業敘事往往和青春愛情相聯系, 《奔騰年代》中復員軍人金燦爛與工程師常漢卿從不打不相識到逐漸理解、相互吸引,作品沒有將筆墨過多地放在主人公性格反差造成的戲謔化情節上,而是更多地表現他們對電力機車研發、試制上的志同道合以及在特殊年代的劫難面前相濡以沫、相伴一生的深沉情感與溫柔默契。其他如《共和國血脈》《激蕩》 《希望的大地》等對石油、廢品收購等各行各業的艱苦創業史也都有著較好的藝術呈現,給觀眾留下了一批熠熠生輝的人物形象。

  2019年的電視熒屏上還出現了一批著力展現新媒體行業人情感與奮斗的作品,如《喬安你好》 《幕后之王》 《我們都要好好的》等也各有新意。當然如何將事理邏輯與情感邏輯很好融合而不是將行業敘事僅僅作為主角戀愛的背景,也需要此類創作今后進一步提升。

  精品化網絡劇潛力巨大

  今年網絡劇的表現出眾,在審美品格上突破了“小而美”的單薄輕淺,展現出厚積薄發的爆發力。影視公司布局、網臺合作等生產播出模式從產業鏈上下游尋求創新,為提升劇集品質營造了良好的環境。涉案劇《破冰行動》由愛奇藝和央視電視劇頻道聯合制作,該劇取材自真實案件,將戲劇性與紀實性有機融合,同時塑造了立體豐富的人物群像,展現了現實主義美學品格。 《長安十二時辰》作為一部“古代反恐劇” ,在人物服飾、化妝、發式、禮儀、建筑、道具等方面力圖求新求變,在敘事上用48集體量講述12個時辰的故事,節奏緊湊、張力強大,產生了驚心動魄的藝術魅力。

  今年影視創作對IP改編吸取了此前的經驗教訓,追求精益求精,改編水平整體提升較大。暑期檔的仙俠奇幻劇《陳情令》表現藍忘機與魏無羨懲奸除惡、身負天下大道行走江湖的故事,影像上的“國風”特色顯示出網絡劇對影像品質的追求,也贏得了青少年的喜愛。由于在展播期間受限,年底《鶴唳華亭》 《慶余年》 《劍王朝》等古裝IP改編劇先后在各大視頻網站上線, 《慶余年》中編劇的改編風格深得原作精髓,作品對現代思想碰撞古代制度的新奇想象也都激發了觀劇熱潮。

  2019年電視劇市場減量提質、佳作不斷出現,全景式地展現了新中國建設的歷史進程與當下社會發展的深層面貌,從生產制作到播出推廣等環節表現出產業不斷調整、成熟的行業水準、藝術自覺與創新意識,相信2020年將會有更多鼓舞提振人心、感動觸動人心的優秀作品出現。

 ?。ù髑逑抵袊鴤髅酱髮W戲劇影視學院教授,張鈺錚系中國傳媒大學碩士研究生)

(編輯:system)
會員服務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