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評論要聞

為新興藝術形態成長打開空間

時間:2019年12月30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龐井君
0

  面對科技對人的深刻影響,一些科學家認為人類在技術系統充分發展之后,正由自然進化過程轉變為自我進化狀態。特別是隨著當代生物技術、信息技術、互聯網技術和神經技術等的飛速發展,這個原本模糊的圖景變得越來越清晰。人類駕駛著自身這艘不斷加速的大船行駛在迷茫不定的航線上,奔向遠方,奔向未來。在這個全新的生命進化模式中,人類的命運和駕馭自身的能力日益受到嚴峻的挑戰和考驗。不難看出,問題焦點在科技,科技不可能既當發動機又當方向盤,人類精神價值體系必須登場。

  審美感受系統是人類精神結構中與科學認知系統、精神信仰系統相并列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補充、規約和引導科技系統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然而,不容樂觀的是,這個系統也在現代社會轉型中發生著復雜的嬗變,其完整性、穩定性和有效性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機??萍嫉陌l展一方面瓦解和抽空了傳統藝術的技術基礎,迫使其快速蛻變;另一方面依靠技術的力量催生出一批嶄新的藝術形態,四處蔓延擴張,其觸角甚至直指人類審美感受的核心領域,使藝術本體產生動搖漂移。后退不可能,希望和出路在于繼續向前走。向前走,就是科學技術與審美藝術的大匯流。

  可以預見,科學技術和審美藝術將在人工智能、大數據、高級算法、腦科學、虛擬時空等科技發展前沿領域實現深度交融激蕩。未來幾十年,人工智能藝術、虛擬藝術、網絡藝術、生物藝術、神經藝術、大數據藝術、審美計算等各種新興藝術形態、藝術現象、藝術思潮將會像繁星般閃耀在人類文化時空中。我們謀劃新的文化戰略和未來藝術發展格局,需要無比開闊的視野、無比廣闊的胸襟、無比深遠的目光,參照系需要擴充變換,理論范式需要變革更新,價值體系需要轉型重建。

  眾所周知,雜交優勢,異質創生。自然界不同性質的氣流、洋流、水流交匯之處往往是生命繁盛之地,社會領域的人流、物流、信息流、資金流也是這樣。如今,科學技術和審美藝術這兩支人類最美麗的河流日益交匯在一起,推動著人類文化潮流滾滾向前。這里將是人類未來文化最重要的創生之地,將成為人類藝術最亮麗的一道風景線。這里大有文章可做,要大做文章,做大文章。做大文章要有大手筆。如何做好這篇大文章,中國傳統美學和藝術實踐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啟示,文學、繪畫、書法、戲曲,如鹽入水,處處都有,其重要一點就是它的空間價值觀。比如,做好這篇大文章,就像畫一幅氣勢宏闊、境界高遠的中國畫,要善于留白、用白、計白當黑,在虛實、有無的變化中營造審美空間,從而達到寫意傳神、氣韻生動的藝術效果。再比如,做好這篇大文章就像下圍棋,要善于圍空和做活眼。處處有空白,則處處可回旋;處處留活眼,則處處有生機。

  面向未來,謀劃和思考藝術發展格局,我們必須樹立新文化空間觀。

  首先,為一切“可能”打開空間。在人類文化大變革前夜,未來和遠方充滿了許多不確定性和可能性。人類社會幾千年以來所積淀形成的基本認知框架、倫理框架、價值框架都將被重新審視和錘煉。在這樣一個歷史拐點,面對轉型帶來的未知和不確定,人們往往容易往回走,往旁路上走,缺乏勇氣和底氣直面未來。因此,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倡導和鼓勵將一種開放的尺度引進我們當下的思考謀劃中,為一切新興藝術形態成長的方向、路徑和選擇打開空間,為一切美學想象和藝術可能打開空間。人們常說,平原之上有高原,高原之上有雪山,雪山之上有云端,云端之上有青天,青天之上還有星河燦爛,還有無限伸展的宇宙空間。鑄就無愧于時代的藝術高峰必須有直指云端、刺破青天的精神氣質。真正的藝術創造和突破就是面向未知、未能、未來世界的精神探險,需要過人的膽略和勇氣。古人云,事到萬難須放膽。任何時代偉大的藝術創造一定都是在既定的思維框架和想象力之外創造出來的。面對當代科技與藝術交融發展的復雜形勢和混沌局面,我們需要樹立新的文化空間觀念,把未來的維度、自然的維度、人類的維度、生長的維度引入今天的文化現實,為一切精神的方向和藝術成長打開無限的空間。

  其次,為一切“不同”預留空間??萍寂c藝術的匯流之地也是新的藝術形式和藝術現象涌現之地,一定會對既有的藝術形態、藝術領地、藝術格局產生強烈沖擊。墨守成規者,目光短淺者,心胸狹窄者,顢頇自大者,固化利益者,對一切新生事物,往往持蔑視排斥態度,不給外來事物以任何生存余地。這是十分錯誤的,也是十分愚蠢的。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魯迅先生認為,唯新興者才有未來。實際上,“文化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展”。文化的多元異質結構是文化創造和文化興盛的前提條件,要保持文化的發展、繁榮、競爭和創造,就不能讓一切固有的陳舊的事物把空間填滿。對于闖入眼簾的陌生的事物,不能簡單粗暴地視為異端邪說,一棍子打死,在空間的運籌上,要善于包容,善于“留、退、讓”。對新技術推動產生的藝術形式、藝術現象和藝術探索,要允許看、允許試、允許競爭,和而不同,正所謂“話不能說死,路不能堵死,氣不能封死”。

  再次,為一切“改變”騰挪空間。今天的我們身處一個變動不居的時代,沒有任何固定不變的事物或形態,變才是唯一永恒的主題。變,就必須有騰挪和回旋的空間;變,就必須預先設置可以容納未來存在的空間,絕不能是鐵板一塊,鐵屋子一間。中國傳統藝術有很多善于騰挪空間、實現藝術創造的例子。老子哲學尚虛、尚無,中國畫的至高境界是空靈,都反映了高妙深刻的空間審美觀。京劇里面唱腔講究“氣口”,演唱者只有掌握準確的換氣位置,把握好停頓的節奏,訓練自己得心應手的換氣方法,才能使演唱從容不迫、優美動聽。越劇中有一種“路頭戲”,演員演出時常用賦子,賦子不同于今天的劇本,只是一個提綱和思路,表演時演員根據情況有很大的回旋余地,隨時根據后臺提示的“馬前”(快些)“馬后”?(慢些)“彎來”(轉回來再演一會兒)進行即興的唱詞增減。改變可能是現存事物的吐故納新、轉化更新,也可能是舊事物的滅亡,為新事物騰挪空間。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這是事物發展的必然,也是一種文化風度、精神氣度與思想美德。

  最后,為一切“曾經”轉換空間。我們今天所面對的文化時空是多種時空疊加、互滲、交融的復合體。歷史傳統在這里延續,未來萌芽在這里生發。我們既要善于為未來打開空間,也要善于為過去的存在轉換空間。從歷史上看,新的文化形態很少會完全取代和消滅舊的形態,而是把舊的納入其中,新的帶著舊的中有生命力的東西一起往前走。人類文化如人腦結構,從最原始的動物本能到高級的語言邏輯,進化史上各個階段的文化要素和功能都積淀在里面。傳統是一種活的東西,應該引入現代的時空語境和環境中,納入現代社會價值體系,由現實的多元的價值主體進行判斷、選擇、吸取和改造。沒有進行時空和價值轉換的舊事物不具有現代文化價值,文化傳承不是原有文化形態的簡單維系和延續,而是要把積淀其中的優質部分擇取出來以現代性的轉化使之與現代社會相適應,與新型文化形態和文化格局對接融合。面對當下的現實,我們還要深入研究轉化的具體條件、途徑、形式和機制,營造有利于轉化的文化生態環境,喚醒一切潛在、超越和純粹的東西,讓它們在現代時空中得以浮現,得以新生。

(編輯:胡艷琳)
會員服務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