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名家

李海龍——春絹秋羅軟勝綿,衣帶漸寬終不悔

時間:2020年06月0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吳眉眉
0


李海龍與楚艷研究、復原“絹衣彩繪木俑”的唐代織錦、四經絞羅等面料。 

  當《延禧攻略》中的富察皇后一襲袍子裊裊婷婷向我們走來,一顰一笑,一靜一動,因了身上美輪美奐的花羅衣裳而散發出迷人光芒,惹得電視機前無數女子為之癡狂。于是早已從人們生活中消失的吳羅,重新嶄露頭角,藏在背后的織造者李海龍,也隨之出現在公眾視野。

  手工織羅,與絲線打交道,是個急不來的耐心活,如同一場修煉,容不得半點雜念。李海龍在一次次修煉中,早已磨去了棱角,養成了慢條斯理、心思細膩的個性,外表和藹可親、波瀾不驚。當談論他的手藝時,原本不小的眼睛笑瞇成一條縫,渾身散發出的工作激情,完全看不出70歲的年紀。

  李海龍18歲當兵之前,光福幾乎家家養蠶,家里就有祖上傳下來的十幾間蠶房,他與“蠶寶寶”相伴長大,耳濡目染種桑養蠶,繅絲織綢,緙絲刺繡。25歲退伍回鄉,已是集體養蠶。這期間,他在鄉鎮做過教師、文秘、書記等。20世紀80年代初期,參與光福鎮工業公司籌建和創辦光??壗z廠、吳縣光福第六絲織廠的工作,尤其是任村書記的四年里,不遺余力興辦鄉鎮企業。當時,他研發的網絡絲機,使普通化纖絲不用上漿和加捻,只要通過網絡絲機生產的絲就能直接上機織布。后來又發明了紡織復合絲紗線,開辟了復合型紡織原料的先河。

  1992年,李海龍出人意料地成立光福第一家民營企業“江南網絡絲廠” 。1994年,韓國、日本的訂單中,有一種面料叫“紗羅” ,著實令李海龍驚訝,與他的姐姐小時候穿的衣裳面料極其相似,這在國內已經斷代近百年,國外卻仍在生產。就在這機織羅上遇到技術瓶頸而一籌莫展時,他想起了人稱“工商合作社師父”的遠房親戚郁石民,便拜他為師。李海龍怎么也沒想到,與羅就此結下一輩子的緣分,為之一往情深地付出,最終彼此成就。

  2003年,李海龍又創立了蘇州圣龍絲織繡品有限公司。他從柴房里搬出祖傳的木織機,看著身長6米、高3 . 6米、寬1 . 5米的龐然大物,不僅占地面積大,操作起來還需兩人合作,于是產生研制織羅機器的想法,這也成了他數十年來孜孜以求的課題。如今,除一些高難度的織造結構繼續沿用傳統方式外,已實現機器提花的手工操作,而在電機操作絞經上,一部分羅的產品尚需半手工木質機織造,大部分的羅織物面料可以在自己創新研發的電動織機上批量生產了。


妝花羅織機 

  李海龍與每一臺機器都有故事,每一次研制都傾注了汗水和心血。

  第一代錦羅老木機,既能織錦又能織羅。筆者調研時正在機上織的面料要從《國家寶藏》說起。那是2019年1月, 《國家寶藏》欄目向人們展現大唐盛世華麗衣冠服飾文化,“中國十佳設計師”之一、北京服裝學院副教授楚艷成為新疆博物館“絹衣彩繪木俑”之今生守護人。為了盡可能真實地還原歷史,楚艷特邀蘇州兩位絲綢織造技藝大師參與研究、復原三尊人俑的唐代織錦、四經絞羅等面料,李海龍便是其中一位。一尊彩繪木俑身上所穿半臂唐錦就是機上織的,因其工藝、色彩和紋樣的無比復雜,手藝嫻熟的師傅一天最多織三四厘米。

  第一、二代古漳緞羅絨織機,在2015年李海龍與蘇州工商檔案管理中心、蘇州絲綢博物館以及漳緞傳承人王晨合作,破解漳緞祖本、復制生產中立了大功。這是一項極具挑戰的任務,解密祖本之后,漳緞織造又是一大難題。李海龍查閱大量資料,并請來老技工助力,經過無數次的調試,終于完成挑花結本、上機織造、復原古漳緞、實現生產。其意義在于漳緞的生產有望產業化,這是蘇州絲綢業的一件大喜事。


李海龍手織“吳羅” 

  第三代妝花羅織機、四經絞羅織機,是李海龍研發的,不僅體積縮小一半,上面的人以“提花龍頭”替代,一人便可獨立完成操作。近年的熱播劇如《延禧攻略》 《那年花開月正圓》 《清平樂》等,劇中主角身上華美的妝花羅衣,都出自這臺機器。妝花羅,初看低調,再看奢華,倘若用心體會,即便是外行,仍然會感受到高雅的內涵和技藝的奇絕:在純手工織造面料時,同步將多種彩色絲線通過提花方式,經過局部回緯挖織工藝,把豐富的五彩圖案突顯出來,形成一種似繡非繡、似錦非錦的特殊藝術效果。

  有一件事很令李海龍驕傲,就跟妝花羅有關。2019年4月,在故宮博物院“宮囍·龍鳳呈祥”文化項目中,臺灣籍“中國十大服裝設計師”之一的黃薇,邀請全國40位非遺傳承人,依據其66套吉服設計稿,制作皇后大婚吉服。李海龍拿到設計稿,立刻想到用珍貴的妝花羅,可是要織出前片、后片和雙肩袖造型各異的龍,難度可想而知,為了追求完美,常常夜不能寐。功夫不負有心人,當專家評委看到面料時,直呼驚艷,一個個被吳羅的魅力深深折服,不僅收獲一致好評、推為第一,李海龍還被聘任為本款吉服的工藝指導。

羅織機上的提花經線 

  第四代羅織機的研制成功,完成了機械化自動化的改造,實現了小批量、規?;?、多品種、高質量、高產出,所織吳羅可用于衣服、鞋襪、絲巾等生活用品的開發,適應不同人群。每一次改良后織出來的面料李海龍第一個試穿,故而吳羅除保留原有的軟、薄、密、細、爽等優良品質外,多了飄逸穩定、輕盈柔順,少了人們印象中的嬌氣,耐摩擦、勾刮,徹底解決絲綢不能機洗的問題。不僅如此,他還將植物染運用到吳羅上,既是對當今絲綢面料染色的突破,又能讓今人體驗古人著裝親近自然的本真。

  第五代羅織機以及耳杯菱形四經絞羅織機、絨錦羅織機尚在研制中,如果說前者是李海龍沖刺的科技高峰,那么后兩者就是他攀登的藝術高峰。我們相信,憑著他追求藝術夢想的執著和那顆堅守傳統文化不變的心,終究有解開古老密碼的那一天。


古漳緞羅絨織機 

(編輯:邱茗)
會員服務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 北京pc蛋蛋28规律计划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表 上海11选5开奖五码分布 东方6十1开奖结果玩法 白云机场股票分析论文 广东麻将中马口诀 山东11选5前一玩法 快乐十分在线开奖 腾讯分分彩如何玩后二组选 幸运飞艇345678码稳赚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