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話題專題

關于中國高校木偶皮影藝術人才培養的思考

時間:2020年09月1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黃暾煒
0

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木偶專業學生到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志愿演出  

  中國高校培養木偶本科人才始于2004年。當時,上海木偶劇團委托上海戲劇學院開辦了中國木偶發展史上第一個木偶表演本科班。2008年,中國木偶皮影藝術學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木偶聯會中國中心又在上海戲劇學院建立起“中國木偶皮影藝術人才培養基地” 。上海戲劇學院順應時代發展,成為全國第一所培養木偶本科生的藝術類高校。16年來,上海戲劇學院與全國各木偶皮影院團攜手,與中國木偶皮影藝術學會深度合作,與國外木偶皮影院校和院團合作與交流,依托中外優質木偶皮影藝術教育資源,進行高等院校木偶皮影藝術人才培養的探索與實踐,積累了寶貴的經驗,也留下了很多啟示。 

  從“校團聯合”到“院校與行業”的整體合作模式  

  2004年以前,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并沒有木偶表演專業。如要開班,連一個木偶專業教師都沒有,困難不少。為此,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與上海木偶劇團合作,簽訂聯合培養木偶皮影人才的協議,以高等藝術教育的標準遴選師資、設計課程、編寫教材,請院團優秀的木偶藝術家來學校上專業課,并以劇團藝術實踐為基礎,院團攜手共建實踐平臺,強化學生的演出實踐。這樣院團合作、教演結合,共同打造起人才培養鏈,取得了顯著效果。

  此后,全國各地的木偶皮影院團紛紛提出聯合培養木偶皮影人才的要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屬國際木偶聯會中國中心、中國木偶皮影藝術學會也在上海戲劇學院成立了“中國木偶皮影藝術人才培養基地” 。這樣,由單一的“校團聯合”培養高層次木偶人才的模式從地方擴展到全國,從具體院團擴展到全行業,形成了“院校與行業”的整體合作模式。

  高校木偶皮影藝術人才的培養與院團自培班和中職學校有所區別,更加緊跟時代、著眼未來。在定位上,院團自培班培養的人才側重于技藝的傳承,著重要求學員需掌握較高的木偶皮影表演技藝,至于人文素養的學習要求和具體安排不太注重;中職校培養的木偶藝術人才側重于掌握木偶皮影藝術的相關基本技能,但又強調中職學生的基本文化素養。高校教育則以此兩者為基礎,既強調技藝的傳承與人文素養的提高,并且兩者的要求都要高于院團自培班和中職學校。此外,高校還強調了學生的綜合能力和創作創新能力的培養——學生是在“大中專貫通”“符合院團人才需求”的基礎上,進行高水平木偶皮影技藝的傳承與創新。

  當然,作為傳統藝術,高校木偶皮影藝術人才的培養依然要立足傳統、強基固本,因此要求學生牢固地掌握傳統技藝,不管是編、導、演,還是設計制作人才,都要在中職?;蛘咴簣F學習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并融會貫通,精益求精。

  教學、實踐與創研“三位一體”的探索  

  木偶藝術并非簡單的技藝表演,其文化內涵和藝術內涵深厚,高校建立起木偶學科體系一定需要綜合教學、教學實踐與演出、藝術創作與科學研究,并把培養學生的研究能力和創新能力作為重要內容。為適應新時期木偶皮影藝術傳承與發展的需要,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進行了學院教學、演出實踐與創作科研“三位一體”的融合探索:一方面,教學內容順應社會需求不斷調整,并通過演出實踐檢驗教學水平并鍛煉學生能力;另一方面,在教學與演出實踐過程中都貫穿著科學研究,以研究成果指導教學與演出。

  在培養過程中,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木偶專業學生在校期間學習藝術知識與技能,開展研究和創造活動,并廣泛參與社區文化演出,服務市民,下鄉慰問,送藝術到醫院和部隊。2014年開始,上海戲劇學院——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木偶專業表演實踐基地啟動,上海戲劇學院提線木偶劇《馴猴》 《仙女》在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演出。其實,在此之前,木偶專業學生就經常到醫院定期演出,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患兒每年都可以定期看木偶、學木偶。2019年開始,文旅部在上海戲劇學院建立“中國木偶皮影傳統文化傳承基地” ,木偶專業學生定期到上海各中小學和街道社區進行演出與指導,普及木偶藝術,傳播木偶知識。2020年,木偶專業與閔行區七寶鎮共推木偶藝術的傳承,推動木偶藝術在古鎮古街演出,惠及游客與本地居民。其核心就是以實踐為平臺,強化學生舞臺錘煉。

  當代藝術類高校將跨學科知識的傳授和藝術創新能力的培養放在了首位,僅僅傳授知識技能已顯落后,往往需要往復合型、創新型靠攏。對于木偶皮影藝術來說,木偶藝術的傳承與發展不是盲目摸索,創新活力也不是簡單地重復傳統,而是定位在“活態傳承”基礎上的傳承與創新。為培養學生創新與創作能力,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通過扶持木偶專業學生的創新計劃,取得良好效果,不僅學生創作實踐的作品屢獲好評,也得到了社會的認可。

  上海戲劇學院與國內各木偶皮影院團廣泛交流合作,還通過“請進來”“走出去”的人才培養方式,請國內外藝術大師為學生開設講座,舉辦工作坊,組織學生國內外交流演出、訪學,開闊了學生的視野,鍛煉了他們的各項能力,目的就是培養復合型的木偶藝術人才。近幾年,木偶專業還強化了木偶藝術與其他藝術門類的合作交流,相關專業學生與昆曲表演學生、戲曲導演學生排演《偶人記》獲得好評;參與到上海的話劇、影視、音樂劇的演出活動中,在跨界實踐中得到了很好的鍛煉。2014年以來,木偶專業還組織教師出國考察,師生參與國際木偶聯會活動,派學生赴歐美交流深造,具有學院背景的中國木偶藝術人才逐漸邁上國際木偶皮影藝術的舞臺。2018年9月,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木偶專業應國際木偶聯會中國中心與塞爾維亞國際兒童戲劇藝術節的邀請,赴塞爾維亞蘇博蒂察參加第二十五屆蘇博蒂察國際兒童戲劇藝術節,并榮獲特別節目獎。

  在過去的木偶皮影人才培養中,由于它較強的民間性及傳統的傳承方式,往往理論體系較為薄弱。在高校教育體系中,實踐必須與理論相結合,而完善理論體系又離不開人文底蘊的支撐。因此,我們在相關人才的培養中開設了藝術概論、美學、物體戲劇、木偶表演綜合訓練、木偶劇創作等理論與創作課程。這些方面既圍繞木偶皮影藝術所涉領域而鋪開,同時也帶有較強的基礎性、前瞻性的特點。其目的就是不僅限于此,還要著眼于未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人工智能逐漸進入生活之際,木偶皮影藝術的本體定位及其未來可能性,都需要教育層面兼顧基礎性和前瞻性,恐怕也是未來行業需要重點關注的課題之一。

  兼顧文化知識、人文素養和價值追求  

  高校培養木偶藝術人才的優勢體現在其表演技能與文化知識水平的融合互通,具有較高的綜合素養。為提升高校木偶藝術人才的文化水平,上海戲劇學院采用“中本貫通”的人才培養模式。學生除專業課程與大學銜接外,更為重要的是其文化培養標準也與大學銜接。為此,我們開設了眾多的藝術門類課程和人文課程,包括藝術史、藝術美學、聲樂、形體以及表演技巧、舞臺語言技巧、舞臺美術等;還安排了哲學、計算機和外語等眾多課程。

  這些探索,目的是加強木偶藝術人才的文化知識、人文素養,但又不僅限于此,而是希望通過全面的人文教育樹立學生正確的價值觀。如果演員僅有較高藝術技能,但把利益看得過重,醉心“以藝取利” ,這就并非符合社會需求的藝術人才,僅可稱之為藝術商人。高校培養的木偶藝術人才一定要有正確的藝術觀和價值觀。我們的經驗是,可以通過全方位的人文熏陶,加強人文素質的培養,在潛移默化中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藝術觀和價值觀。

  近二十年來,為培養新型的高層次木偶皮影藝術人才,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始終立足教育本體,融合中外優質木偶藝術教育資源,與院團聯手辦學的同時,將合作領域拓展到整個木偶藝術行業,不僅得到全國各木偶院團、木偶皮影學會的支持,也建立了與國際木偶聯會的穩固合作關系。從廣度和深度上,日益加深與國內外的木偶行業資源的融合,實現了良好的教學育人效果,形成了特色鮮明的木偶皮影人才培養的新模式。這些探索,可以說是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經驗和教訓是值得總結的。在藝術學科升格近10年后,一些新興的或者說過去較為薄弱的專業學科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木偶皮影專業也不例外,但發展永遠在路上。

  (作者系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副院長)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
网上传是怎么赚钱吗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福建11选5一定 中大奖后12件事不能做 pc蛋蛋幸运28统计与预测器 大乐透胆拖中奖规则 广州福彩微信怎么投注 七乐彩2020010开奖时间